打印

[陈新华]谈肝硬化腹水的治疗

本主题由 tcm007 于 2008-4-9 23:11 移动

[陈新华]谈肝硬化腹水的治疗

谈肝硬化腹水的治疗

   有的事,说都好说,做起来却没那么容易。象肝硬化腹水这种疾病,中西医都有治疗的方法。也各有疗效。但是要想治愈较严重的肝硬化腹水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了。中医在治疗肝硬化腹水,这方面的用药很灵活,不拘一格,有不少中医在这方面都有自己的治疗经验。因各位医生对疾病的看法,与整体辩证方法的不同,治病效果也会不一样。肝硬化是西医的说法,中医的说法与其有所不同,在中医书上称之为“胀臌”“积聚”“Y瘕”等说法。认为此病多有痼疾引起,因病邪不去,日久生“积”,“积”为某种物质滞留体内,不能化去,变而为之聚、为之“Y瘕”、为之“胀臌”。此经络雍塞,气血瘀结。寒邪伐阳,内伤中气,脏腑元气亏损。真阳无力温养内外经脉百节,运化失职,布津无能。至使清阳不举,浊阴不降,饮邪内停,阻碍中州。痞满肿胀,水湿见甚,溢于肌肤,枢机失运,上下隔离。阴阳失之交合,不能济既。诸节百经失去利滑,阴气日盛,阳气渐衰,元阳渐渐而脱根上浮。医者若不深入明白阴阳之理,病治无法。

   以下就我治疗一例重症肝硬化腹水的经过用记实的方法说明。涉及多方面内容。
    在1992年的十月,有一位住在医院的肝硬化腹水的患者(1926年生人)求治。当时他用西医的方法已治了半年多。病情反复多次,起初西医用“速尿、利尿剂”等一类的西药,腹水消的很快,再吃一些保肝的药,以为可以放心,可是没过多久病又腹水了。医生又用西药治疗,腹水大部分消了下去。过些日子腹水又肿了起来,用“速尿、白蛋白”一类的西药效果很不明显,腹水很难消去。西医反复使用利尿一类的药,有伤阳之弊反损肝肾。虽用“白蛋白、安基酸”来补其营养,终非善法,只是治标病邪不去。此时病人腹胀、脚胫肿、口渴、唇干,食量p少,精神日差,活动气喘无力,医生对家人说,此病已不能治好,只能用药物多维持几日生命而已。观其面色转暗,唇紫黑有点胀红。舌胎少,舌质暗,前舌边郁红、少津。脉浮弦略大。脉色参后,思惟病人反复腹水,西医用利尿药物过多,尿反不利。正气损伤。治当益气,温阳利水。不可用行气利水之法。处方如下(药以克为单位):

   一诊:
   黄芪15 桂枝30 茯苓20 炒白术15 党参15 丹参10 红花6 山楂10 麦芽20 车前子10 白毛藤20 生姜20 红枣七个 两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诊:
   两剂过后病没有什么起色,口干稍有好点。此药与病不能相应,再调整用药方法。
   一: 炮附片20 黄芪25 干姜15 桂枝30 茯苓20 炒白术15 党参15 丹参10 红花6 山楂10 麦芽20 车前子10 白毛藤20 生姜20 红枣七个 两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 马鞭草500 红枣250 生姜250 红糖250 用一大锅水前四小时,取汁浓缩500克。日服一百克。
   三: 忌盐。 用鲫鱼100一250 葱白根 15 砂仁10 生姜50 日水煮食用。

   三诊:
   病人又服两剂药后,食量增多,吃下去不会象以前那么样胀满。舌质变化不大。再调整方药如下:
   一: 炮附片30 黄芪25 干姜15 桂枝30 茯苓20 炒白术15 党参15 土别虫10 水蛭6 苡米仁30 麦芽20 白茅根15 白毛藤20 生姜20 红枣七个 两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 马鞭草500 红枣250 生姜250 红糖250 用一大锅水煎四小时,取汁浓缩500克。日服一百克。
   三: 忌盐。 用鲫鱼100一250 葱白根 15 砂仁10 生姜50 日水煮食用。
   上药运用十天病人腹水大部分消去,胫肿退到踝下。精神好转体力增强。每日可到公园散步1000米左右。

   四诊:
   以上中草药方法用了一个月,腹水,脚肿大已退去。病人面色红泽。嘱其还得服药半年。处方如下:
   一: 巴戟天 10 仙茅10 枣皮10 黄精10 炮附片30 黄芪25 干姜15 桂枝30 茯苓20 炒白术15 党参15 土别虫10 水蛭6 别甲10 白毛藤20 生姜20 红枣七个 两剂水煎服,日一剂。
   二: 马鞭草500 红枣250 生姜250 红糖250 用一大锅水前四小时,取汁浓缩500克。隔日服50克。
   三: 忌盐(三月后不忌)。 用鲫鱼100一250 葱白根 15 砂仁10 生姜50 经常水煮食用。
   可是病人回到乡下,只服药一月多就没用药了,以为病好,掉以轻心。到1993年底腹水又重新而来。再用以前的方法来治病,效果很差,无好转迹象,胀满日盛,一筹莫展。想来想去只是出入原方之法。好法子一点也想不出来。其中有好心人,献出了不少好的方药来治水肿(中医以前无肝硬化腹水之说,百性只知道水肿病)。如:
   1、榕树须煮黑豆。
   2、桂花树根煮黑豆。
   3、卷柏根、木贼根煮鸡蛋。
   等很多偏方草药。当时用的草药还有:虎杖、风斗草、牛奶子根、半枝莲、半过莲、白花蛇舌草、积雪草、白茅根、白毛藤等近几十种草药。病人服后没有一点用,病日趋加重。活动能力,越来越少。只能卧床,或在家里走走,也要人扶,多动一下就气喘,无法出门。
    病延至1994年的清明节前,家人已为病人难过此节,备以后事。此时病人全身胀肿的很利害。吃饭一点,就会在咽喉里不能吞下。口及嘴唇极干似裂。四肢都肿。看病人这样心里十分苦恼。一日有人对我说在某地有一“筮婆”(这是一种人的潜能)测事很准何不去问问。抱着试探之心找到了“筮婆”她家里已很多人了。我在边上看了二个来小时。她一般不用人开口,就能说出人家的事。轮到我已是最后。她先说了一些情况有的很准,有的没说清。我说是为一病人而来的,她叹了口气,说这病人在医院里已没救了。你给他用药有顾虑,药量太轻了。这使我惊讶。

   回到家里三天茶饭无味。一直在想“药量太轻了”这句话。我当时用药附子80克、黄芪50等等,已是大方之药了。然到还太少。夜里静思,忽然想到,吾用药混杂,古人云“虚不受补”。此病阴盛阳虚,回阳当急。想好了一处方,早晨观其色,晦暗而带灰,神气极差。唇紫黑,舌无胎,质暗红,无津。自诉:口干燥、唇干如裂。食不下,会打嗝。不能多动,动则喘气。大便不多难出,小便极少,点滴黄热难排出。切其脉浮大而觉弦。综病症观后皆一派阴盛之象。阳气根浮,生命垂危。只有重用回阳之药,也许还有生机。开方如下:

   一诊:
   1:炮附片130 干姜50 吴芋15 细辛10 x苓15 茯苓50 苍术20 沉香末10 丁香6 仙茅10 黑白丑15 桂枝20 肉桂6 葱白根20枝 生姜250 红枣30 一贴用大点的锅加水超过药面寸许。先急火煮开20分钟后,用文火煮两小时,取汁250克加入蜂蜜15克。早上7点左右分几次慢服下。(因其多日食量少,进水多点马上就会呕吐或食下腹胀)药后吃点稀饭汤。
    二遍药煮1个半小时,取汁250克。在午时服下。
   2:绝对忌盐。要想找回生的希望必须这样。因其家人这时思想很矛盾。有时常违背禁忌。(在病危阶段家人会满足,病人爱吃的东西。其实没用,有时会错过生的希望。)
   3:停用其他食油,只能吃山茶油煮的菜。
   4:大家要给他一点生的希望,不要让他精神消沉。药后家人扶他慢慢走,以助药力。
   5:糯米、单米各一半与生姜入锅内炒黄色,(当日不用隔些日子用较好)每日50克与红糖水煮食。

   二诊:
   药后从早至晚病人的症状没有好转也没加重。次日用药,炮附片增至250克其他做法如前。

   三诊:
   病人药后,我每天都来观察。调整他的营养,几天过去了病情并没有好转多少。但有些小变化,饭量增多,已不打嗝。活动的能力增大。可不用人扶多走几步。精神较前好些。思来想去再调整方药;
   1:炮附片350 干姜50 吴芋15 杏仁10 五味子15 麻黄10 茯苓50 苍术20 沉香末10 丁香6 仙茅10 黑白丑30 半夏15 枳实10 桂枝20 肉桂10 生姜250 红枣30 一贴用大点的锅加水超过药面寸许。先急火煮开20分钟后,用文火煮两小时以上,取汁250克加入蜂蜜20克。早上7点左右分几次较凉时服下。午时再吃下第二遍药。
   2:用鲫鱼100-250 葱白根15根 砂仁10 生姜50 日水煮食用。
   3:上好香菇(野生为好)水发几朵、生姜末、葱白根、瘦肉30克、全部剁细。入土鸡蛋一个打发水炖食。
   4:上好茶油日10克拌热饭吃。
   5:核桃仁、山粟子。其闲时自随意食。

   四诊:
   以上药食同疗一星期,病人胀肿没有发展,消的很慢。上午病人较好,下午肿的就较明显。但有几点好的,病人可飧食约一碗饭,精神、睡眠、活动能力都有好转。这是生的希望。坚持用药,再用自备的陈年老艾灸命门、痞根、肾俞、肚脐、关元、三里等穴。
    上多法合用约一月。上半身的水肿已消退,病情渐好转可到户外活动。一日病人在晴天的阳光下与几位熟人在谈话。我偶尔从五十米开外的地方远远望去,只见病人周身发出微黑灰浊之气,人在灰蒙蒙之中,与其他几位常人气色区别很大。这使我想到古人的望色之说,是真有其事。
    治疗不敢掉以轻心,坚守原方,不动摇。顶着各方压力,为什么?一般人没看过这么多的附子与生姜,认为会把病人吃坏。

   五诊:
   一个多月过去了,病人的体力有所恢复开始服用较峻的利水药。
   1:用干“腹水草”50克,水煮早上空心服下。家人在边上看着。一般药后十五至二十分钟,病人腹中开动,随及上呕下泄。一日泄了二十多次,水样物质。腹部小了很多。病人身觉轻松,精神不因泄下而疲惫。次日再吃中药。
   一星期以后再用“腹水草”一次。

   六诊:
   服药二个月病人腹水已消去大半,因其饮邪为病再用峻药。
   甘遂、甘草各3克为细未早晨空心服下,药后上吐下泄。过五日再服一次。连用三次。
   约三个月病人的腹水彻底消退,脚胫踝肿消退。炮附片用量减为150克、生姜用量30克。为防病情复发坚持用药一年。但不必每日服药,二至三日服一剂,用药约半年病人全身发痒,自觉从骨头里痒出来,难忍搔之无用。观察后觉非一般皮肤病,是内邪毒外出之象。病人痒后皮肤有黑色的物质出来。皮肤痒至三月退去,此时皮肤光泽鲜活,原先长在脸上、手上的“老年癍”全部掉了,面色红活,这是意外的发现。用药到年底病情很稳定。在1995年,病人每一星期服药一包。多年过去腹水没有复发。1997年体检B超没有说肝硬化。在用药期间以温阳为主,但方还是有些变动。如下;
   1:炮附片150 干姜50 吴芋15 杏仁10 五味子15 麻黄10 茯苓50 泽泻20 丁香6 仙茅10黑白丑30 半夏15 枳实10 桂枝20 肉桂10 巴戟天10 叩仁 10生姜20 红枣15
   2:炮附片150 茯苓50 炒白术15 桂枝30 麻黄10 杏仁10 细辛10 苍术15 吴芋10 苡米仁50 良姜30 黑白丑30 大腹皮12 干姜30 黄柏10 知母10 别甲10 肉桂10 小茴10 川楝子10
   3:炮附片150 茯苓50 泽泻30 白芥子10 葶苈子30 桂枝30 麻黄10 杏仁10 细辛10 苍术15 大腹皮12 干姜30 黄柏10 知母10 别甲10 肉桂10 小茴10 川楝子10
   该病大量运用附子,最多每日超过350克,生姜每日量达500克。当病情缓解大剂之药也相应减少。为纠姜附之燥,用了大量的蜂蜜和山茶子油。这对调和药物,营养脏腑经脉肌肉,软化血管,活血化瘀都有很大的作用。在此以前我看了“吴佩衡医案”,从中得到了很深的教训。在实践中体验了他的精神,挽救了不少垂危的病人。他是从古至今,在有文字记载的书里第一个会用附子,和深知附子药性,敢大量,灵活,恰如其分用附子的人。是一个真能深知仲景心法的人。可是如今此法当灭,说了令人悲哀。在不少地方有规定每剂药方的附子用量,不能超过20克,超过不给抓药,说是为了患者的安全。为什么不限制人参的用法呢?这药每年都有人服用出问题的。我就曾治过因服人参出问题的病人。如今掌握中药尺度的人,不是真的中医,只是说是中医。真的中医已从根本中衰退,无法逆转,因为他们是权威。再说甘遂一药很多药店也是不卖,说了都有原因其是峻药,要严格控制。药性之不同是为了治病,如果中医只会开一些太平药或是人参和补肾之药,还是中医吗?此看似无过,不能救人,与杀人无别。

   很多腹水的病人到了严重阶段,都会出现口干唇燥。干似欲裂用水不能解。很多医者或家人常会用一些清凉之法来解,有的也只能一时之解,多用无效。“金匮”书云“腹满,口舌干燥,此肠间有水气,已椒苈黄丸主之”。此仲景之法可治腹水重病,若不明白其心,拘用其药亦不得有效。此“时世异耶?人将失之耶?”治垂危病人仲景之法可以立本。

   象肝硬化腹水这一类病人,因其病情与各人身体差异有别,用药有很多选则,不能执一法到底。有的要用峻药如:甘遂、大戟、芫花、南岭荛花根、腹水草这一类的药,方可去其饮邪,但有的病较轻者可缓用或不用该药。对于一些病重饮邪深凝之人,要切机选用峻药,若阳气大虚之人暂时不能用峻下药,用之饮邪也不去,有伐阳折寿之故。切切记住!此体虚邪重之人,当阳气来复,方可小试峻药,应病人身体之强弱而定用药之多少。若病人康复后用峻药,体内无饮邪,亦不得其下。此之优点与一般化学泻药不同。

   凡是水肿之病用峻下之药后,应当扶正,再治理根本。只有正气恢复病才不会复发。怎样才能知道水肿病好了,而不会复发呢。民间的方法是这样看的,看病人的脚就可知道病好了没有。其一看脚面,只要脚面有手指印的一点肿没消,即便病人全身的水都消退了,这病都没好,过些时日水肿就会复发。二看按脚踝,先问病人行走时脚踝有无碍,灵活吗,医者用手按其踝缝,有无滑,或筋胀。就可知道病的情况,那怕是踝内有一点水湿之感,即便病人全身的水都消退了,过些时日水肿就会复发。这种民间的简单方法非常灵验。也可诊断肾炎水肿,或尿毒水肿病。
    在治疗一些疑难重病,用药起初常很难看到很好的效果。如果是肝硬化腹水后期,怎样才能知道用药对路,这是一个很实在的问题,医者苦不能明白道理用药就会杂乱无章。如果药后病人的口渴、唇干会减轻,就说明肠间水气已开始化退,不多日水肿将退。药已对路要坚持用下去,不要疑虑变法。有时会错过生机,这种现象很多。还有是药到何时该停。药要服用多久,这都是很关键的问题。何为标准,看病人的脚面与脚踝,这是重要的依据。

   很多医书上都这样说;病人用附子,一是舌胎白滑,二是舌质淡白胖大,三是舌边有齿印。脉要无力沉细,口不渴。此说只是一般常态之象。若病重阶段阴阳颠倒,以上说法不能适用。水肿甚者,舌质深红,燥而少胎或无胎,口及唇干似裂、脉常浮大。此时医者当舍去一切表现现象从病而治。病人才有生的希望。若执于常规,照搬本本,是好心害人。

    至此我想提几个问题让有心人想一想:
   1、病人体虚为什么不用参芪一类补气的药?
   2、长期大量运用姜附一类药,为什么不见热燥?
   3、病愈之后老年癍为什么全部消失?

   以上谈了些肝硬化腹水的治疗经验,很是平常,还请有深资者多多指教。世事难为,吾一介庶民,何能为力,也只能望着星空数星而已。
~~~莫讥我巫医小道,且笑他做官为宦~~~
谢谢您提供的这样好的实例,学习了!
对于您文后的问题,我也很感兴趣,请不吝赐教。
我是一名初学者,对于第二个问题,我想是不是因为体内积水还未能排出,所以药的副作用还没有显露出来。

那个巫婆厉害

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人相信吗?说说看法
医乃仁术
常和堂开在中山中路了.

为什么回贴的人这么少呢?

郁闷
医乃仁术
常和堂开在中山中路了.
我相信,我也用过这样的方法治疗肝硬化腹水的病人,实际上,脾肾阳虚的病人占大多数,万万不能用凉剂处之,但王道无近功,治疗这样的病人是急不得的。
谢谢楼主分享。因为是初学者回答不对请指教。这三个问题本质是患者阳虚的问题,同时也是治疗效果的检验标准。患者的症状、以往治疗效果支持脾肾阳虚的诊断吧。
千古之术可以疗病贵在坚持

TOP

论坛上传附件最大10M,管理人员最大20M。
[i=s] 本帖最后由 溪流 于 2010-3-25 20:29 编辑

肝硬化阴虚者十之有九,面色黧黑就是标志。寒症者不足十分之一,我劝医者临症肝硬化时用桂附万万小心,整不好一下就肝昏迷了。此乃经验而谈,仅做参考。抬杠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