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uc第五讲 五行

uc第五讲 五行

讲稿

    河图就是五行的示意。三八木、二七火、五十土、四九金、一六水,按方位次序排列。八代表木、七代表火、五代表土、九代表金、六代表水。五代表虚实中和之界,天地之交,安然载物,应形而为土。八为界上载实,意味着实的增加,木就是实的增长。七为界上载虚,意味着实的减少,火就是实的销殒。九为界上实而有余,意味着实的暴增,金就是实盛。六为界上实而无象,意味着实的消失,水就是实溶。从虚实的状态、趋势分出了五行,这是五行最底层的根源。结合洛书,从五行的生数、成数之应象来看,又有震三、艮八,坤二、兑七,巽四、离九,坎一、乾六的共寓性情,可以进一步了解五行。

    《尚书-洪范》篇记载“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爰稼穑”。实归于下,虚归于上,水是溶实而向下的,火是张虚而向上的。曲直是线条的延展伸直,是实的渐进。从革是随从的沙汰精简,是实的余溢。稼穑是春耕秋收的农事,土能引用于农事,因其是天地之和而能载养转枢。

    润下为坎卦,故坎卦为水为寒;炎上为离卦,故离卦为火为热;曲直、延伸为巽卦,故巽卦为木为风;从革、精简是健、精力有余溢的表现,为乾卦,故乾卦为金。后人又进一步把兑卦配金与燥、坤艮配土与湿、震卦配木与相火。八卦与五行建立了对应,这与洛书之数与卦象的对应不一致,为何?

    首先,从数的角度我们知道了五行的状态,每个数对应一个卦象,五行相当于两个卦的共生;五行不及用生数,意味着生数的卦象多而成数的卦象少,五行有余用成数,意味着生数的卦象少而成数的卦象多。例如:震三有余而艮八不足,易动而难止,故肝虚善恐,由于洛书巽当机以平震,动而摇散,故病发惊骇;反之,易止而难动,则是犹豫固执之象,由于洛书震当机以平艮,故肝实则怒,以泄其动郁。坤二有余而兑七不足,易卑而难悦,故心虚自卑,由于洛书兑当机以平坤,故自怨自艾;反之,易悦而难顺,故心实则喜,由于洛书乾当机以平兑,故雄于言语,而近于狂。巽四有余而离九不足,易散而难附,故肺虚落魄,由于洛书离以平巽,故寄望于侥幸;反之,易附而难散,则是执着热望之象,由于洛书坤当机以平离,遭遇明夷,希望暗灭,故肺实则悲。坎一有余而乾六不足,易劳而难健,故肾虚无精打采,由于洛书艮以平坎,故固步自封;反之,易战而难归,则是穷途之兵,由于洛书坎当机以平乾,战而遇险,故肾实则恐。

    从数配卦而言五行,是就其实质的根本而言性情的。若就现象而言,则有上面八卦与五行的对应关系。现象是根本的一个推荡。我们知道,世界上现象与根本的不一致是种常态。例如有些人穿着极贵的衣服显示其高贵,实质上是因为内心的卑贱而自然要求一种平衡。为何说坎卦为水为寒?一为水减,坎多而乾不足,沉凝之象显现,故为水减而润下之象。为何说离卦为火为热?九为金增,金增则木残,火、金相制,故为火炎上之象。为何说巽卦为木为风?四为金减,金减则木舒,故为木延伸之象。从这里我们知道为何有木德在散,以辛补之的道理。为何说乾卦为金?六为水增,水增则火弱,金就可去其附丽了,故为金从革之象。坤为土,因二为火减,火减而木泻,故为土安和之象。艮为湿,因八为木增,土要隆起,参木之功而化湿。兑为燥,因七为火增,金要缺口,参火之功而化燥。震为甲木为相火,因三为木减,木减则土失攀附,又动不止而致土崩,是木克犯之象,故为甲木,又木减为扰动之象,故为相火。从八卦的现象而言五行,有助于我们从现象剖析根本。

    知道了五行的虚实态势和配属的数、象,就可以知道各种分类的所以然了。在天为气,在地为形,五行在天为风暑湿燥寒,在地为木火土金水。天地之交,天气因坎寒而降,地气因离热而升,故在天之坎象多少,即表天气之盛衰。寒热为阴阳之兆。风能带来凉意,故为天气之阴增。热为天气之阳增。湿为坎寒停驻而成水,是气之和合不动。燥为水象消失,是地热有余,地气盛天气衰之象。寒为坎,是天气盛地气衰之象。天为虚,地为实,故各以虚实之状而分五行。五色,青赤黄白黑,是五方之地色,土地是藏精的,故五色应五方之精,归五行。五味,酸苦甘辛咸,酸收而实之为木,苦泄而虚之为火,甘缓而不动为土,辛散而溢虚为金,咸软而溶实为水。五嗅,臊焦香腥腐,臊有窜入之性,尿臊为水之所生,经火而减尽,故为木之嗅;物变火而焦,焦有飘升之性;香有柔和之性,常因火而生,故为土之嗅;腥有弥散之性,鱼腥在水则无,是水能减尽之,故为金之嗅;物变水而腐,腐有沉淀之性。五声,呼笑歌哭呻,因声之透达、明快、舒缓、凄楚、隐伏而合于五行。五液,泪汗涎涕唾,泪源于目,汗源于血,涎源于口,涕源于鼻,唾源于齿,根据五官和五脏所主而分。再进一步,肝主色,心主嗅,脾主味,肺主声,肾主液,又可根据现象的五中之五,而知脏象之互参。五气,筋脉肉皮骨,筋收束,脉容虚,肉柔顺,皮溢表,骨内凝,合于五行。筋膜,对应艮八震三;血脉,对应坤二兑七;肌肉,对应五十;皮毛,对应离九巽四;骨髓,对应乾六坎一。五官,目舌口鼻耳,目外鼓以凌虚,舌内纳以下食,口含裹以载味,鼻呼吸以荡气,耳虚陷以应声,合于五行。

    五行有生克关系,进一步引申成乘侮胜复。我们在对世界的观察中,可以看到:木干可以生火;火焚可以生土;土藏可以生金;金熔可以生水;水润可以生木;木可以破土,火可以销金,土可以堤水,金可以伐木,水可以灭火。为何五行有这种生克关系?还得从数理上分析。八为界上实点增加了,虚点二游离出来,成了火的生数。七为界上虚点渐进实点渐减,实点不见了是与虚点结合了,生出了五的界点。五为虚实结合,界点多了,就要溢于界,而有出入虚实之巽象,其数为四,成了金的生数。这个四是因为界点多而界象偏实,三、二之间不可见的一倾于三而生的。九为实象有余,溢界而外面虚点显实,对虚点而言是有一来客,这个一成了水的生数。六为虚面除实,实点三游离出来,成了木的生数。以上五行相生之理,拿人事来做类比,就好像一个人要去赚钱(木增),才有钱花(火减),钱花了才成穷光蛋(土无),人穷才想暴富(金乘),钱多了才会大手大脚(水除),钱花得狠了又得去赚钱。八为界上实点增,界消退,故木克土。七为界上实点减,九为实积有余欲溢出界,九逢七则暗泄其势,故火克金。五为和合界限,六为实消融入虚,六逢五则受限,故土克水。九为乘为暴增,废八渐增之势,故金克木。六为除为暴减,废七渐减之势,故水克火。以上五行相克之理,拿人事来做类比,就好像一个人去赚钱能够摆脱贫穷,花钱能够减少积蓄,贫穷能够孤注一掷,富有可以不用去赚钱,钱糟蹋多了会拮据。有人可能会问,为何不用减对付加、用除对付乘呢?加减乘除是自然的代谢,是一个过程的两个阶段,这样去对付是逆而治之,只能招致变本加厉的结果。

    五行有生克之理,就有了相乘相侮的状态和太胜于母气则子气来报复的变化,在人五脏则有虚实之状和转归之势。某脏太过则薄所不胜而乘所胜,叫做气淫;某脏不及则所胜妄行而所生受病所不胜薄之,叫做气迫。于是邪僻之六淫内生。因此治五脏虚实既要考虑五脏的补泻神势,又要除去邪淫。五行有相生相克之理,《内经》说:“虚则补其母,实则泻其子”、“东方实,西方虚,泻南方补北方。子能令母实,母能令子虚”。不明其妙谛,就不能治五脏虚实之病。首先,为何不对五脏虚实用针灸直补直泻?

    五行是一个整体,是一种动态平衡,实则乘侮,虚则被乘侮,不单是一行自己的事情,任何介入都会引发连锁反应。因此必须顺应五行之理,无为而治。就如治理腐败,不是单靠起大狱就能治好的,有其本源。虚而直补,有可能虚不受补,也可能形成依赖而养懒汉,如补胰岛素之于糖尿病。实而直泻,有可能真邪已并,真去而邪益著。因此必须取法五行代谢之理,去故就新而成兴废。五脏精真在内,气质在外。精真自然以最优方式与虚实拮抗,不应该轻易去劳动精真而使虚实之邪乘袭。“代大匠斫,鲜有不伤其手者也。”病传以相乘流注,生机则五行更代,五行的更代本来就意味着大匠手段。五行代谢,一行王,则其继承者变去之。既言母子,就有生养和反哺关系。母气是生养者,子气是制克乘母者。唯泻其子,则其受到制克,而且将生助于子,母气减而子气如常。一行不王,则意味着没有受继承。故补其母,使母气王而有余力生助于子。这个补母泻子是对一脏出现了虚实之象而言的。如果虚实已经成病,造成乘侮之变,则需要更深切的调治。为何不说东方虚西方实?这种现象如果存在,将难以维系脆弱的平衡,一旦过临界点,会立刻造成病的传变,或者招致子气的报复而达成平衡,最终有眚于母。因此在没有传变和报复之前,仍只相当于一方的虚实和派生的乘侮现象。以东方西方而言,不以五脏为说,是依法度而言病在一脏精真之虚实,其余之脏不过是受乘侮影响的变化。若东方实西方虚,则是肺不能平肝,肝将不制,则补水泻火。泻火则减木,又使金不受克,容易理解。若补土则不可,土被木克,自顾不暇,无力救济于金,是尚望于金者。而且补土既劳动撑持的脾真,对脾不利,又不利于泻火。补水使火受制,则金得生机,这就是子能令母实;火既受泻又受制则木需源源生助,达到泻木的目的,这就是母能令子虚。然而补水是否也助于木?不是,因子已长大充实,不需母哺,这时增加母气,相当于劳之以琐事。水气增加,木已王则需减水令,故反劳之。五脏虚实之病造成乘侮要依照这个原则来行补泻。

    张仲景在此基础上引申了五脏虚实的用药原则。脏实则要注意先补其被克制者,例如肝实,则肝将乘脾,必须先补脾,补脾不仅防病传变,而且也是对肝气的防御和消耗。如果四季脾王之时,则不当补脾,因王者不受邪,补味反而劳之。如果是肝木有实,则通过泻木中之火来调治,兼泻心火之源。兼见肺不足,则还需补肾水。即所谓东方实西方虚泻南方补北方。如龙胆泻肝汤之方则。脏虚则须补以本味,助益子脏气味,并以被克制者之味来调之。例如肝虚,补以酸,助以焦苦,益用甘味之药以调之。为何补以本味?是脏虚则补以味。这种补只是气质上的,精真并未兴起,精真必须要禀神势才生。犹如贫穷不能自给,青黄不接,这时需直接赈济。赈济只是暂时缓解危机,却并不等于调动了精神的积极性,就如贫穷不是靠救济就能改变的,必须要把生产搞上去。因此肝虚要改变,必须去除心火的索取,去除肺金的制克,因此就需补心火的气味,资助心火并使之去胜肺金。心火还受到肾水的克制,受到脾土的索取,因此还得稍微增益脾土。因此仲景之法是千秋师范,不知大匠心法不能调治五脏。

[ 本帖最后由 龙图阁 于 2009-8-22 22:27 编辑 ]
仲景之法真妙,受教了
龙图先生开课讲授中医学之课题。其用心之良苦,非一般人之举。乃吾輩之典范,实吾学习也。谢谢龙图先生。
受益匪浅,感谢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