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uc第二讲 怎么学中医

本主题由 药王弟子 于 2009-11-30 16:03 提升

uc第二讲 怎么学中医

“善者,吾之师;不善者,吾之资。”从古到今有无数学医之人,他们之所以成功、失败,可以给我们提供师资。先看看现状。彭佩云说:“新中国五十年来没有培养出一个真正的中医”。几乎所有的中医论文都相当于垃圾。全军尽墨呀!几个老的死去以后,良医一个也没有了,合格的中医师也是凤毛麟角。江湖骗子或者南郭先生遍地都是。若说某某是个庸医,已经高抬了,绝大多数连庸医都够不上。我常说父亲是个标准的庸医,就他这样的也都不多见了。这不是愤世嫉俗的说法,这是中医客观的标准。传统的针灸没有几个会的了,电针、针刀、砭石、刮痧之类招摇过市。有人针灸甚至埋线,连到乌龟身上,使人挥汗如雨。“造作杂术,谬言为道”,如此之流,炽盛世间!中药呢,成份分析、提纯、静脉注射、经方派、时方派、火神派等等,捡个芝麻就当西瓜,乱哄哄你方闹罢我登场。傅景华先生说目前的中医界是“高位截瘫”,中央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想振兴中医,可是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一帮人给卡壳了。他形容眼下的中医师很多是“人妖”,三不像的都出来了。整个中医界已经乌烟瘴气、邪师充斥,学医的人要是钻进这个迷魂阵出不来,也就离丧魂落魄不远了。医道旁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其来有渐。我们上溯去找歧途所在。我有个舅爹,是个残疾,刻苦学习,连中药的药典他几乎都背会了。中西医都学了,参遍了一个县的名师。早年第一次给人用针灸,下手太重,把自己吓着了,就只用药。晚年在县城很有名气,县医院想方设法要关他的诊所,因为医院的生意受了影响。他是旧社会很多学医之人一生勤勉的写照。我有个姑父则不然,看曾祖父的针灸厉害,就跟着学,因为针灸赚钱少而且危险性大,又羡慕起某个老师的中药本事,也没学多久,西医来了,又去跟风,最后一样也没学到,穷困潦倒、夸夸其谈,成为江湖郎中。如今很多学医的人与他神似。他们二位的差别在于是否专心致志。不要说现在邪说纷纭之际,就是明清以降,如果不是特别的根器,即使你专心致志,穷一生之力,也难有良医的成就。请看裘沛然先生的《瘦因吟过万山归》。穷一生之力,也只有个“一间微明”的所得,这是师道的终结呀!这个局面从金元四大家之时就开始了。中国文化也是从宋末就开始剥落的,“五四运动”就是摧枯拉朽,现在则是剥极来复之时。四大家之后,各执己见、互相针砭,就都有所知障了。“读方三年,便谓天下无病可治;及治病三年,乃知天下无方可用”,已经成为学医的人几乎都要经历的过程。甚至读方多的还不如守几个方子一门深入的。医道分崩离析,落入了“流散无穷”的境地,学人开始了绕圈子、瞎转悠,争讼、没落之象显现,到了今天外道介入,开始妖变。这种衰败在秦汉就埋下伏笔了。秦越人、华佗遇害,针灸从此生弊,伤贤之祸,流传后世。“江南诸师秘仲景要方不传”,蔽贤之过,药方之谛遂致暗而不彰,后人只得余绪。幸有孙真人出,一时方术全盛,但是祸根已埋,至金元四大家开始了分歧。正法就是这样式微的。由真而正而邪,由大明而明亏而晦暗。到了没落之极的时候,“大师”遍地,头头是道,各说蹊径,而真正的医道就弃绝了。黄帝为何要“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因为教授非人,未得云得,欺世盗名,就会衍生旁说,遮蔽大道。医是道术,有德可能成苍生大医,无德可能成含灵巨贼。一旦道德不够,根器不具,“小人负君子之器,盗思夺之矣”,那就有心生邪见、惑乱师教、引人入暗的事情了。“君子不可以小得,而可以大受”,如果“乐于小法,则蔽大道”,很多不究竟的东西就把人从大道上拐走了。就如修行,根本在心地,对于气功、神通之类,应当不赞也不毁。中医医道的式微,由来已久,如果不是大心求道之人,好的结果是在不究竟中转悠一辈子而一间微明,坏的结果是如人入暗则无所见。罗大伦先生写了一本《古代的良医》,那些良医的成就历程值得我们借鉴。张景岳、朱丹溪、徐灵胎(我象)等,没有哪一个不是文理兼备,而后半途涉医,最后在《内经》、《伤寒杂病论》上勤求经旨而有得。“秀才学医,笼中抓鸡”,是经历了印证的。最后不约而同要回归到经典上。如同学佛“不见本性,修行无益”,学医不溯本源,多闻无益。天资好,勤学拜师,都只是积聚资粮而已。张仲景、扁鹊他们有几本医书?为何他们成就?因为他们从源头上来的。

    再说说我的学医路。到目前为止,我仍然只是中医的门外汉。从小我就拒绝学医,一直屏蔽自己。妈妈劝我:“艺多不压身”,我说:“艺多是累赘”。傅景华先生说你多学一下中医多好,我说万一学会了怎么办。谭晓阳先生是知道我的,在我们一起讨论医学之后,有几次我拿起《内经》、《伤寒杂病论》,又放回去了。我不打算改变自己的初衷。很多人拼命学一辈子也学不会,我却唯恐学会了。为什么有这种天壤之别呢?只在于道路不同。我是从心而不从人的,因此天真任运而不受庸师之欺。就说自己学《易经》,一拿起就觉得这是象的简明推演,如果去看很多后人注解的,说这个卦是哪个变来的,越看越糊涂,你就会在里面瞎转悠,一辈子学成个神秘兮兮的。我根本不看后人著作,自己用心,反而通达。这种个性在学校就形成了。给你们讲一段故事。以下摘录自《上学记》:

省略

    在大学的时候,我看《道德经》也是很吃力的,以后陷入身心黑暗,与心病作斗争,慢慢就有感觉了。这实质上是一个损之又损的过程。一切都失去了,在身心废墟上重建自己,完成了一个归根复命的过程,也与道有了契合。与中医的接触始于妈妈的一场病,我在书中写过了。后来又救了朋友的母亲。去年年底决定对中医探求宗旨、追溯本源,这个意愿也达成了。我甚至不曾学医,现在却要来给中医播种。这一切都顺理成章发生了。我知道自己只是个先行者,只要人们从我的路来,在这条中医路上每个人都会比我走得远。这条路也不是我的,是张仲景、孙思邈、邵雍等先贤早就铺好了的。宗旨、本源既彻,以此慧眼就可以入于经典了,对《内经》、《伤寒杂病论》的探赜索隐、光明大昭只在目前。门看得见,钥匙也有了,我怕没有人拿钥匙开门进去,只好多走一程,进到门里招呼人。因此就要组织参学小组,带头学习二部经典。这条道路的创始是不易的,后人走起来就轻松了。

    从古今学人和我的经历,我们能得出什么结论?首先,学医必须要有文化资粮。中国文化是土壤,中医是树木,土不厚积是长不了乔木的,只能长出灌木荆棘。学习古文就是工具,进一步才能学习人文经典,而有形象、会意思维,培养悟性、理智,形成慧眼。再进一步才能从人事参悟天道,进于道而得法。在医道的学习途中,有四种境界:肉眼、天眼、慧眼、法眼。西医形而下的就是肉眼,科学手段只是肉眼的延伸。像刘力红先生羡慕的内视,以及一些“道医”等,都是神通、巫医之类,相当于天眼。就是一个神,碰到了大疾病也要求医,可见那些都是不足以为道的。中医是从根本、从究竟处来的,道无鬼神,如果“信巫不信医”,无药可救。从《道德经》、《易经》等经典能培植出慧眼,就是通过悟性、智慧,明理而求达宗旨。法眼就是《内经》之义谛,《伤寒杂病论》是其引申。不到法眼,都是不究竟的,处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状态中。因此,学医必须要空怀、归宗、回溯,以进于道。空怀就是去除所知障,归宗就是求其真要,回溯就是回向经典之根源,这是一条“为道日损”之途。越学越简单,执一而御万。现在的人学医则是“为学日益”的,留意于一些繁杂失真的知识,“不知其要,流散无穷”,这是背道而行的。我目前能贡献大家的有两点,一是指明学医的路,二是提其宗旨,给人一颗龙珠,若有龙象,就被点睛。有了这两点,不想学医、业余的立刻超出一世庸医,能除自己和亲人身病,因为人最关心自己;有志学医的再进一步,参学《内经》、《伤寒杂病论》,即入其门,无不成就,成就的大小就看愿力和广益了。这个学医过程也是一个渐和顿的过程,我送朋友们一程。以前的见识都是渐得的,是在反省感悟中随机缘而生的,处在找不到堂寝安隐的路上;现要顿悟根本,自己有眼,甚至有无师智,可以登堂入室而受法了;然后再去“学思益,出才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zhao2002 栈币 +2 吴兄所论甚是,学习了! 2009-11-23 13:19

转贴:怎么学

7月18日聊天室开放了,简单的记录一下

看到论坛有关于在新浪uc每个周六晚20点开始2小时的交流教学,于是很开心的等待。
按时进入,龙图先生早已等待在聊天室中。
因为算是第一次的召集,按照龙图先生的话说,算是随便聊天吧。
龙图先生用充满热情的话语坦率的表述了欲为真正中医之复兴寻找一颗饱满种子的心愿。
并且将会从中国文化的源头上给予矢志于中医的诸位一种通达中医经典必须的思维方式,或者说来自根本智的一双眼睛。未来也将集合多位有成的医师定期给予大家中医交流和教育的计划。
于是回头重读“龙图阁网站宗旨 ”,感动于先生的宏大愿力。

关于中医的学习,先生再次重点强调了一定要从经典开始,《内经》《伤寒》是唯一也是必须要通达经旨的中医经典。先生在论坛中也发过相关的帖子“先学古文观止、诗词歌赋、四大名著,使自己能读古文。再学孙子兵法、道德经、易经,使自己能以理象相参。资粮即具。”
内经、伤寒之后,再参考历代名医的著述完善补充即可。

期待先生即将发行的再版《龙图论医》以及开讲《内经》《伤寒》。


附录:我来医病入膏肓的中医
    中医这棵几千年来枝繁叶茂的大树病得不轻,枝叶憔悴,蠹虫繁殖,眼看就要败死了。因其衰相,有些蚍蜉试图撼倒它。可是受过荫庇的人们不答应,盼望它能活过来,重新生机奕奕。

    中医的病既有外因,又有内因。外因是邪说邪见者的当道,内因是中医传承者的失道。正邪之间是枯荣相形的,外内合邪,病入膏肓。就如佛法的入灭,必定是披袈裟者悉为魔属,当政者予以破坏之时。经典是佛法的根本,经典在世即佛法在世。中医与此类同。“狮子身上虫,还食狮子肉”,如今有些中医师就是身上的虫。

    外因如何解决?必须选择真正的龙象来主持中医事业。有龙则兴,无龙则废。他当僻除一切邪说邪见,不使得便,造就出一批德才兼备的人来革故鼎新。若如搞中国教育、搞中国足球的那群庸人,最蠢而自以为知,一入中医,自己都不胜邪,那结果只会是为虎作伥而已。一个国家,最大的祸患是庸才当位;一个事业,最大的困难是任非其人。

    内因如何解决?必须要溯其源流、提其宗旨,使学人能够得到医道。中医学几千年下来,已经很多地方积弊失真不如法,学人穷其一生,都不能登堂入室,甚至沦为外道,反过来诽谤正法。现在的事实是一个良医也看不见了,学人要立志成为良医,必须要以经典为师,“依经不依教,依教不依师,依了义不依不了义”。

    有人说:秀才是孔门的罪人,和尚是佛门的罪人。大多数中医师就是岐黄的罪人。没有传承印证到岐黄的道,谬称中医师,就是自欺欺人。良医活人,庸医杀人,杀人犯怎么没有罪过?能做个合格的中医师功过相抵就是造化了。

    “不为贤相,则为良医”,憨山大师说,“为贤相易,为良医难”。大的良医几千年来也是寥若星辰的,难以遇值。不要说良医,如今连个合格的普通中医师都不易碰到。四十年代普通的乡下郎中比现在全国最有名的中医师水平都要强一截。很多技艺几乎失传了,针灸、祝由,只剩下一麟半爪。幸好经典俱在,问题是学人不得其门而入,甚至根本就不是堪受之人。

    首先,怎样的人才是堪受之人?诊治一个疾病,从现象到病机、病形、对治之道、具体针灸或药方,环环相扣,不是材质处处有危。“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教授非人,“小人负君子之器”,反而会衍生邪说,惑乱师教的传承。若不是仁智勇兼备,就不要说学医了,涉猎一下还勉强。因为医者父母心,医是仁术,若利害之心盘踞而业医,就是含灵巨贼。智必精微与大略、文理兼备。勇必有定主之见、拔苦之毅,对疾苦能动心忍性、不惊不怖。也就是说,学人必须是真有些才德的,才能拜师学医。否则,“不是中医不行,而是学中医的人不行”。

    其次,学人要怎样才能得其门而入?第一件事,除了《内经》、《伤寒杂病论》及其注疏,其余一切医书不读。源头通彻了,才可稍稍留意历代医家之流说,以广所知。只有《内经》是经,其余都是论,都是推演。经是大宗大旨,是根本,不契于经旨,不成良医;师承诸论,入得师心最多可做一个合格医师。现在的教科书都是不如法的。师承某某名家,都是眩人耳目,能学成一个平常庸医就不错了,聊胜于连个医字也不配的。当尽弃以前所学。第二件事,如果古文根底差,难以读经,就先学《古文观止》、汉赋唐诗宋词元曲四大名著。这是基本功。第三件事,如果觉得悟性不够,读经混沌,才思不兴,就要学我这部《龙图论医》修订版,并按指示先读《孙子兵法》、《道德经》、《易经》,培养智慧资粮。就这么三件事,不仅能入门,而且登堂入室,指日可期。

    中华文明从上古以来,就有两条线索,一是黄帝医道一路,一是文王孔子一路。初不分家,后分为道、儒。医道上求智慧,下救苍生,是观世音菩萨的作略。儒贤以智慧经时济世,是文殊菩萨的作略。二者分流至今,又要合为一体,再启生机。从医学的流传来看,伏羲始用阴阳八卦经天纬地,神农尝百药有《本草》,岐伯、黄帝著《内经》,针灸之术成就。伊尹作《汤液》而为方剂之始。扁鹊、华佗针药兼明而称神医。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方剂成就。尔后有《针灸甲乙经》、《针灸资生经》、《针灸大成》针灸一脉的枝条充盛。孙思邈著《千金方》,方剂大盛。其后中药开始分派,金元四家各有会意,儿科、妇科等有专业。仲景之法杂病至张景岳而集大成,外感至叶天士、吴鞠通之《温病条辨》而承衣钵。清朝修书,《医宗金鉴》、《医部全录》代表了全盛时代的结束。近人张锡纯、蒲辅周承其余绪而求变。伏羲播种,神农云雨,黄帝成苗,生出两枝,经历成长、全盛,走向衰落。到了晚期,医人各执己见,在皮毛处争论无定,而皆繁杂失其真谛,与本来宗旨大相径庭。学人被惑,不能成就,于是正教陵夷,邪教兴起,医道近灭。中医之病,由来已久,崇饰枝末,而弃根本。到了今天,变本加厉,学人不读《内经》,唯学某个中药派别的说教。枝末者,用药之术派也;根本者,《内经》也,《伤寒杂病论》犹为陪衬。中医本来两枝,针灸、中药,如阳与阴,当相扶疏。秦越人、华佗被害,针灸之术从此积弱。伤贤之祸,流于后世,几乎形成了中药一枝独秀的局面。医人皆崇仲景,不向《内经》勤求宗旨。只有最优秀的良医才向《内经》中盘桓。八纲之类渐成八股。学生作文写得好的人,多读古代脍炙人口的古文,自然下笔有神。其次就是多读杂书而敏于思的。最次就是解剖文章,训练写作技巧的。现代的老师都以最下一路教学生,能写文章的就没有了。同理,中医学人只学习八股,中医的宗旨、神髓就灭亡了。如今只有归根复命,才能再启生机。这个一阳来复的命元是什么?就是《内经》。学人目前最主要的问题是阴阳五行三才之理不明,因此藏象经络似是而非。精要不能会心,法眼不具,去推演疾病就茫然无见,都是瞎子摸象,用八股去套。岂知中医诊治实在简易?最简易的就是最精深的。“博者不知,知者不博”,若能会得精深,简易就在眼前。西医貌似简易,其实繁杂死了;中医貌似繁深,其实简易之极。这个简易甚深的医道,备在《内经》阴阳五行合于藏象经络之理。我们现在读《内经》为何难以透彻其理?是因为我们缺失了应有的思维模式,也失去了黄帝那个时代的语境,不知其然更不要说知所以然。所以借易学能言天地阴阳来彰明其理,就是相得益彰、大道复明的关键。恰如龙珠点睛,龙就活了。

    有人说,《内经》是战国时很多人陆续写成的,《内经》医理不完整。我认为,它就是黄帝身边的记载,是承黄帝印记的,其文气、章法贯通如一,是完整脉络,哪里还有人能写得、掺杂得。作此说的当是无稽之谈。《素问》先说大宗旨,次说诊治之要并论病与治法,再大而推至与天地相参相似之五运六气,最后告诫医人。《灵枢》分九卷,九篇为一卷,说明神气运转之枢机。西医则是形而下的。“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道是研究原理的,器是研究器物的。《内经》已然完备医理,而且执一御万,至为简易。

    我不是医师,仅能通彻《内经》宗旨,而为学人资粮。这也完全仰仗于药师佛、黄帝、观世音菩萨、文殊菩萨、张仲景、孙思邈的加庇而能有得。目前只能复命中医,真正兴盛有待大医再来。

[ 本帖最后由 龙图阁 于 2009-8-9 07:29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houjiwen2009 栈币 +3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09-12-18 23:00
学习啦,谢谢,辛苦啦!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背着书包来学习了,看后受益匪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回复 2楼 的帖子

敬阅先生之大作,令人感慨万千。先生实为中医界当世之奇才也。德才兼备,诲人不倦,言传身教,耳提面命,令人肃然起敬。我总觉得现在是把中医,在温室中培养,如果把中医回归到中华上下五千年文化中领会,就犹如回归在,一片纯天然的大森林中发展,一定会生机勃勃的。这也是先生倡导之所在。清阳庆幸,中医庆幸,民族庆幸,祝先生万事如意。
开卷有益,一下就说到人的心里了。
学医多年,总想拜个明师,却发现实在难觅,看来看去,许多不过是“技艺”而。
古文生僻难懂,入手太慢。
读先生文章,大有启发,愿跟从先生读书,进步。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 houjiwen2009 栈币 +5 精彩互动,清阳因你而精彩 2009-12-18 23:00
“我不是医师,仅能通彻《内经》宗旨,而为学人资粮”
燃烧自己,奉献光明!敬佩,希望读到吴兄新的文章!

TOP

论坛上传附件最大10M,管理人员最大20M。
佩服,空明之境

“傅景华先生说目前的中医界是“高位截瘫”,中央的头脑还是清醒的,想振兴中医,可是卫生部、中医药管理局一帮人给卡壳了。”
现在有全国名老中医学术经验继承研讨班系列活动,或许会有所改善。
话说回来,内行的人没时间管理,外行的人越管越死
看后受益匪浅。内行的人没时间管理,外行的人越管越死
读后受益匪浅,对先生佩服之至,希望读到更精彩的文章
学习啦,谢谢,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