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上古天真论

上古天真论

《上古天真论》、《四气调神大论》、《生气通天论》三篇提纲挈领说明了养生的宗旨。《上古天真论》说道德,心向天真即是道德之本。《四气调神大论》说人五脏的精神要从天地四时之政。《生气通天论》说生气通天,故要阴平阳秘,以葆天和。道德的不全是精神偏倾有漏之本,精神的盈亏是阴阳气化之主,因此归根究底要在心向天真。合于上古天真者,得道德之寿命;合于天地四时之理者,得天地之化育;合于阴平阳秘者,得自身之生理。
生而神灵,指出生时有神妙感应之瑞象。阴阳不测谓之神,不可思议之意,随感而能应谓之灵。黄帝名公孙轩辕,母见大电绕北斗枢星而感孕。菩萨、天人、大神降生往往有异兆,如奇香、金光、星相之类。这不是神话。弱而能言,未当言时能言。徇齐,懂事听话,有规矩章法。徇,随顺、周遍之意,徇情、徇众;齐,洁齐、有条理之意。敦敏,敦厚聪敏。成而登天,这个登天不是指黄帝在黄山成道升天,引发攀龙附凤典故的事,是指成熟之后登帝位奉天之意。天师,天人之师,尊岐伯也。
岐伯所言上古,乃人寿百岁动作不衰之时。按佛经,世人之寿最高从八万四千岁递减而来,将来世人只有十岁寿命,这是智欲开化的结果。然后人们发现进于道德能延寿,于是人寿又开始渐增。黄帝、尧、舜一百多岁,在中国和这个时代算长的了。《圣经》记载的如方舟中的“诺亚”应该是同时代人,寿命接近一千岁。除了人种的原因,大概是文明越发达,道德越下降,人寿越短,中国人这一支也许衍生开化得太早了。
法于阴阳,取法于阴阳之理,例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和于术数,和顺于术数之用,这个术数不是专指后世的算命之类,而是统指一切根据道数的推演而成的趋吉寿生之术,例如根据日月星辰的位次而行吐纳之术、冬至安卧等。形与神俱,相得益彰。以耗散其真,现在象电玩、工作焦虑等都是亏耗。持满,使精气处于充盈状态。精气一不满则邪气乘虚而入。气功、武术即是持满之术。心之自得亦是持满之道,软弱、萎靡则神气惰归而为乘袭。当善养吾浩然之气。御神,即平定散乱等状,归于正定。如人多梦昏睡,就不是御神。人活一气,精神为之根蒂,人之衰往往先削其气次减其精再败其神。精神主于道德,故鬼神积德而存。德有衰缺则精神失真有漏,失真有漏则邪并,邪并则有败亡。道德又主于心是否天真无为,故开宗明义,人当以上古天真为本。道德精神、化气变形,要在归根守宗。根元变而形气衰,一定之理。人可灭可长生,在于契道之深浅、失德之多少。
人有生生之机,可以高寿如彭祖等,也有零落之机,早病夭亡,这在于得道失道。天真,即道德之所在。各从其欲,皆得所愿,因其欲愿甚为天真恬淡,象小孩子一样容易满足。那些经历过生死考验的百战之士、甚至憨厚老实的农民,很容易满足,就是因为他们有道德。人们追逐虚妄的欲望,就等于给自己挖坑,甚至是填不平的欲壑,自己坑自己,不应该怨天尤人。我们祖辈的生活条件比现在有天壤之别,可是人们不知足,背弃道德,逐欲殉物,给身心带来大患。德全不危,这是一个高深的结论。《庄子》说到醉汉坠车不碍事因其得全于酒,何况全于德之人?全德之人,入阵不遭刀兵、陆行不遇虎狼,再进一步到至人境界,甚至入水不溺、入火不烧。抛开因果原理、神通之类,在人事也可以印证其理呀。德有缺陷,神就不周,就有弊端,导致危机。中国历史上的“弱宋”,论经济、文化都是当时世界上第一的,然而却缺乏尚武刚健的天德,虽富国不能强兵,故一直处在危迫之中。天真是全德不分的关键,朴散则为器,大制不割,因此大德大能之人都有天真简单的一面。
男以八,女以七,八为艮,七为兑,男女之尊卑,山泽之通气。男女以8、7作为根本区别,山、泽之异。一切现象都是信息决定的,在人的基础上取了艮8、兑7这个相便分了男女。男女的一切差别皆是艮兑之不同。男刚实,女柔虚,石气生男,湖气生女。八是土五中载三之实,七是土五中载二之虚。七损八益,不是房中术,七之道虚损之而八之道实益之。艮为理智、戒守,兑为情欲、多言。一岁是天地交流的一个循环周期,人是万物之灵,天地之交的主宰,因此人的信息将会主于岁。人是天地合参的,精要映于天,形要合于地,因此人的信息将显示在天地两个方面,这个8、7的信息将会体现于天地。天统乎地,如年统月,天行一步,地行一周,因此男有八八之节、女有七七之节。男女的这个八七差异最显著的表现是在性器上。8为5加3,7为5加2,5代表天地之界,地表也,至阴土数,腹在人为地,故地表有此实3和虚2之差异。男根中注的是实3,震卦、命门相火、肝气之用、能动的精子;女根中注的是虚2,坤卦、子宫、卵子、血、载养。精子卵子相合,为地雷复卦,生命的孕育。男子为艮山,故主积蓄;女子为兑泽,泽动而下,故有月事,如海之潮汐。
材力尽耶?将天数然耶?人老不堪任了还是天数到了自然而然?既是人力也是天数,凡事皆然,三分人事七分天。肾主骨,齿是骨之余,肾气之有余不足先见于齿。发在巅顶脑髓外滋之黑,是主下肾气之荣华。外国人头发不一定黑,是其精水被人种染色。为何说天癸?十天干甲乙木、壬癸水,在五行基础上分阳刚、阴柔二干,癸就是乾6少坎1多的水。在天为精,在地为形,这个柔的癸水,其精配于天之虚象的,称为天癸,最能润通。因此人泄精就会抽脑髓以填之,因为脑髓天中之坎水也,因此纵欲会斫损其英明之质,消沉其远大之志。任脉在前面的中线,经腹中,为阴脉之海。冲脉是阴血所幽潜之处,如同地下温泉。奇经八脉,如同圣人图设沟渠而备天雨滂沱。女子天癸至、阴多之时,则任脉通以注其阴气,又血盛,故地下河满而要泉涌,月事故而时下。女子容易贫血、血崩即是因此。怀孕则经不来,因种子需此坤之地气、血以滋养。真牙,智齿也。阳明脉经行于面,多血多气,故面色有血泽。面焦者,无润泽有枯槁之色也,因阴血要阳气浮上,阳衰阴少之象。此段主要以肾气立论,后又言阳衰于上之状,最后归结到天癸、肝肾之上,这是为何?人之生长老病本于精气之变迁,根本在肾,因肾为人之始生,主藏精水者。人如苗木,得精水而生,失精水而死。苗木长大,根系转老,根系衰而枝末亦残。人之生死,也如草木滋蘖,得水则生,水尽则枯。肾藏五脏六腑之精,肾气即生命之水,乾、坎所在,是天命所蛰也,犹如树木之根本,因此以根本的兴衰而言。根本有变,枝叶其应,因此阳衰于上见根本有所不足。枝叶凋敝,水已不济,根本亦将枯败,因此最后归结到根元上。男子肝衰而后及肾,因木槁而后方见水枯,木能保持水土。肾者,水也,几于道而为德,寿命之本。
年老生子寿短,因赋予子女的肾精不是带着生机旺盛的信息,而是年老余绪的信息,如同枯树所发新枝,不能茁壮如初。八八、七七是一个生老巡回了,是主干,其后的寿命是余绪,是五脏所藏之精所支配的,如同只有各部日常周转之银而肾之国库已空,用一点少一点。余绪不如主干,故得余绪之气的寿不过八八、七七。有道者不受所限,因道能却老全形。以上所依据的是天地的法则,天地者,道所生,法道者也,有道之人与天地并称三才,以天地为精神之生源,故能如是。性命之情合于道,故道生其性命。人们为何不能如此?是智巧嗜欲所致。如庄子说:“盈耆欲,长好恶,则性命之情病矣;黜耆欲,掔好恶,则耳目之欲病矣”。智巧嗜欲的进化带来的是生命的退化。种种五花八门的基本都是害人的。
真人是得一,至人是归一,圣人是五行中庸,贤人是合于八卦。真人不生不灭,如佛境界。至人游行天地之间,视听八达之外,如天人、阿罗汉。圣人以自得为功,契心而赞,不受外界转移。
提挈天地、把握阴阳,例如盘古开天辟地、天帝巡宫主宰日月星辰之运次。刑天舞干戚、女娲补天,现在看起来是神话,等人们知道了天地鬼神的道理就会另眼相看了。至人则如庄子所言“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其神凝,使物不疵疠而年谷熟。之人也,之德也,将旁礴万物以为一,世蕲乎乱,孰弊弊焉以天下为事!之人也,物莫之伤,大浸稽天而不溺,大旱金石流、土山焦而不热。”被服章,指穿着服饰,圣人与大众相同,不为怪异之状。圣人知生死轮回无常之理,不慕长生,唯善事安隐其心。贤人的寿命可能远远高于圣人,因贤人治身之故。这个道理如同下棋,专门琢磨的棋艺高,探究其理也;不见得智慧胜过不肯琢磨的,他们下棋是陶冶娱乐而已。

[ 本帖最后由 龙图阁 于 2009-11-14 22:18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