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馆简介 验案汇编 学术中心 讨论区 留言本 English Version   
 清阳医馆--找医生
  您的位置: 首页>清阳医馆>患者须知>文章显示页

找医生
文章分类: 患者须知  日期: 2003-02-19  

  古人做任何事,都要择吉日良时。《礼记・曾子问》:“择日而祭于弥”。连出门行走都要,如蒲松龄《聊斋志异・柳生》的“三年不得归,选日遵路”。对饮食的选择,孔子则“食不厌精,脍不厌细,食 而 ,鱼馁而肉败不食,色恶,不食,……”(《论语・乡党》)。“盂母三迁”,是为了选择居舍。就绿化,宋・嘉定进士章樵注谢眺诗中“积芳以选木”谓:“园林丛集众芳,进选佳木植之”。还有许多,如宋・郭彖《暌车记》的“李通判女既笄,遴择佳婿,久未有可意者”。《司马法・用众》:“选良次兵,是为益人之强”。郑观应《致潘兰史徵君书》:“须先定人格,……不合格者,不准入选”。《论语・颜渊》:“舜有天下,选于众,举臬陶,不仁者远矣”。郑观应《知耻图・后序》“各省广设制造厂,选聘专门名师为之教习”。唐・元稹强调国家用人必须“选才养士”(《代谕淮西书》)等。从个人的私生活到各种技术人员,到国家政府用人,哪个不是经过选择的。
  
  有病,必须求医求药,否则就是“坐以待毙”。不论什么药,必须通过医生的手。否则,胡乱取用,更加危险。但对生死殊途有权支配的医生,倒漠然不重视,《汉书・艺文志》“有病不治,常德中医”,是求医良言。意思是医生有上中下三等,上医治病必愈,下医不干掉病而干掉你的命,中医虽然本领不高,但也决不医你的命。所以,并非要你不治,而是说你碰到了下医,倒不如不治。
  
  个人决不可能先通过学习怎样生病、怎样求医的培训班而然后生病。但对医生的鉴别还是如辨别伪钞一样,加以注意观察,大多能心中有数。好在现在正规医院为主,个体寥若星辰。也就可减少遇到“下医”的机会,但并非医院里没有下医,可能还多哩。
  
  技术高低是内在的,不能一望而知。但“察其言,观其行而善恶彰矣”(《三国志・魏繇传》裴松之注引袁宏语),但加以注意观察及多想一想,也能知其大概。
  
  以下绝对不能上当的,①乱贴墙壁电杆广告的游医;②几种疾病(不便指明),在现在水平下还是无法解决的,但竟有“专治包痊”者;②中医用西药或西医的医疗器械治病的,西医用中药者,证明自己没有基础本领。当然也有中西结合的正式医师,但必有国家承认的证件;④博士、教授、专家、名医、国际名医衔头一大堆,更其是外国的,尽管有金碧辉煌的证件挂出,是假的。如其真有这衔头,早被医疗机关聘去了;⑤包医;⑤用秘方、祖传方、宫廷大内禁方炫耀者。
  
  以下应该怀疑的,①医院或诊所,新建的、增添学科的应该做广音,否则有谁知道。但凡长期经年累月的广告;②气功治病,成绩早已公认,但都是病人自己做自己得益的。中医历来就没有像针灸医生针灸来替病人去病,故而传统上只有“针灸医师”而没有“气功医师”。请注意,是“传统”的,“历来”的。而且假气功也经常揭发出丑;②家传祖传,身外之物,可以接受。技术则不同,授受当然可以,但水平则不可以凭此授而得来;④不参用西医西药而单凭中医中药能控制、治疗恶性肿瘤的初期、后期的发展,在今天我还敢说。一待西医的光、化、手术后的稳定期来临以后,那时是西医的“观察期”中,不但不该怀疑而应当相信中医有办法;⑤年龄过高的医生,行动迟钝,言语期期艾艾者。
  
  以下应该存有戒心的,①一见面就问你的职业(这是应该询问的,因许多病与职业有关,但决不在一见面时即询问),他是在你身上想得到好处(开后门);②你主诉没有完,他的处方已写完;②铁青着脸,百问不答,原因有两,其一怕烦,你想他既怕烦,哪有存心诚意地替你服务。其二,肚子里没有货,最怕你问,他没有足够的学识来回答你。先来个冷峻的孔面,使你不敢问;④上班时,心不在焉干私事或聊天;⑤有求必应,医生原则。但无原则的迁就,就是向你要好处的前奏曲;⑤批评其他医生的缺点,这是医生最卑鄙的“打击别人,抬高自己”的恶劣作风。也有久病的,对你说“可惜你来迟了,早一些找我,就好办了”。这种丧失医德的医生,技术再高也不是人民医生。
  
  以下的能加以注意更好,①找名医看病,当然盛“名”之下,多少有些其“实”。但“名”之来,通渠特多,如以撰写著作,出书很多而出名,善于交际而出名,家财万贯而出名,以书画铁笔活印而出名,应该注重于以医而出名者;②急性、外科(手术)病,更其是抢救者,西医擅长。慢性病,疑难杂症,中医绝活。在选择时应该考虑考虑;③红包问题,解放前有这样一回事,我老家一位外科中医,替一下肢溃疡者治疗,因系慢性病,已复诊多次,而且“红包”也特别丰厚。一日,医生外出,夫人代诊。回家后,夫人言及此事,医问“你给的什么药?”,“月白珍珠散”。医生一听,顿然失色,自言自语的念着“可惜,可惜,财路断了。”原来医生常用的是九一丹,这个创口处在不好不坏中。用月白珍珠散,即可指日可愈的。这个红包案,笔者难下第三者客观的按语,只能留给读者去思考吧。
来源:干祖望 《辽宁中医杂志》2000年8月第8期


   Copy Right © 2000 - 2017  Tsing Yang TCM Health Service
 

FAQ

 
Custom Serivce :1-780-7614936      E-mail:tantcm@hotmail.com